优发国际总代理 > 网游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吃瘪的吕奉先
    看了看四周,确定在场的没有任何一个活口之后,吕布猛地抽了身下赤兔马一下,顿时赤兔马如同一道流光一般消失无踪。

    从第一个哨卡到函谷关之前,这一段路程足足有四处哨卡,几乎一两里距离就有一处哨卡,可以说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几处哨卡的存在绝对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到来犯之敌。

    然而这一次这几处哨卡却是遇到了吕布这样的怪物,一人之力覆灭一处哨卡,这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事情。

    当然对于吕布、典韦这等级别的强者来说,想要在第一时间覆灭一处哨卡,不放过任何一个人还是没有太大的难度的。

    而这会儿吕布便是站在最后一处哨卡之前,立足此处,四周一片废墟之地,那一处哨卡已经被吕布轻易夷为平地,远远望去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高大的函谷关城墙。

    此地距离函谷关只有两三里的距离而已,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函谷关的动静。

    一队骑兵在接近函谷关十几里处的时候便缓缓的放慢了速度,太史慈做为吕布的副手,此刻从吕布手中接过大军的统领权,正带领着大队人马缓缓的向着函谷关逼近。

    对于吕布的盘算,太史慈自然没有反对,他同吕布一样,自然是想要在这一战当中立下战功,打出自身的风采出来。

    有什么能够比得上偷袭函谷关,甚至一战将函谷关给打破更能够一鸣惊人呢。

    尽管说太史慈并不看好这一举动,但是不看好归不看好,如果说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的话,那他就不是太史慈了。

    远远的看着前方化作了一片废墟的哨卡以及那一具具的尸体,只看那情形,太史慈便能够看出这绝对是吕布所为。

    尽管说他也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覆灭一处哨卡,可是像吕布这般一击之下覆灭一座坚固的堡垒以及上百的精锐士卒,太史慈还真的有些不敢保证。

    不过这会儿有吕布在前开道,太史慈自然是安心得很,除非是吕布自己愿意暴露,否则的话,单凭这些士卒,想要提前察觉到吕布的行踪还真的不太可能。

    大军快速通过一处处被毁掉的关卡,哪怕是接近函谷关,也没有惊动函谷关方向。

    太史慈很快就看到一道身影正骑在战马之上背对着他,而在其前方则是那高耸的城墙。

    深吸一口气,太史慈驱马上前道:“吕将军!”

    吕布回身看了太史慈一眼以及其身后的大军,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道:“太史将军,且随我冲上一阵。”

    太史慈冲着吕布点了点头,随即举起手中长枪,没有高呼,没有口号,可是所有的骑兵皆士气高涨,尤其是看到吕布的身影的时候,所有的士卒像是找到了信仰一般。

    一头巨大无比的恶狼浮现在高天之上,这一头恶狼无声咆哮一声倏然之间降临下来,给这一支骑兵大军增加了几分异样的气息。

    大军瞬间加速,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直奔着函谷关而来。

    此时大军距离函谷关其实不过两三里的距离而已,先前是没有什么动静,再加上函谷关当中的守军对于那几处哨卡太过信任,所以并没有安排更多的哨探盯着,因此当大军接近函谷关的时候,并没有惊动函谷关中的守军。

    可是当上万骑兵奔跑起来的时候,无论是那大地震动之声还是那滚滚的烟尘,一下子便惊动了函谷关之中的守军。

    不是吕布他们不想悄悄的潜伏接近函谷关,关键是这最后的几里路根本就不可能以这种方法接近啊。

    但凡是城墙之上有那么一尊二流级别的将领,放眼四望的话就有可能察觉到上万大军接近。

    就连吕布自己都没有想过能够率领上万大军接近函谷关数里而没有被守军给发现,此刻就算是被发现了也是无妨。

    反正这点距离对于加持了军魂的骑兵来说,也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而已,而这会儿功夫函谷关守军未必能够做出反应来。

    只要函谷关守军没有做好准备,这点时间已经足够他们受到函谷关之下了,到时候函谷关之上军心动荡之际,必然士气大跌,吕布便有把握杀入函谷关打开城门,一举杀入函谷关。

    “敌袭,敌袭……”

    尖锐的吼叫声自城墙之上传出,紧接着苍凉的牛角号角声更是响起,传遍了整个函谷关。

    刚刚巡视完没有多久的高干回到府邸之中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茶水,突然之间就听到了那苍凉的号角声。

    单从那急促的号角声就能够听出,这是有强敌来犯。

    高干豁然起身,一边大步向着客厅之外走去一边冲着反应过来的亲兵喝道:“为本将军着甲!”

    顿时几名亲兵便将高干的兵甲取来,等到高干出现在大门口处的时候,一身锃亮的盔甲便已经穿戴整齐,自亲兵手中接过一柄长矛,高干一身煞气喝道:“随我前去查看,究竟是谁人来犯函谷关。”

    其实不用猜,高干大概也能够想到,这个时候出现在函谷关之前的十之八九便是洛阳朝廷派遣的先锋大军。

    只是高干没有料到的是,对方竟然想要冲击函谷关,这是不将他们这些守将放在眼中吗?

    好歹函谷关那也是天下间有名的雄关重镇,有数万大军镇守的情况下,绝非是那么容易便可以攻破的,,没见那一处虎牢关便生生的将数十万大军给挡在虎牢关之下吗

    而函谷关之雄并不在虎牢关之下,所以高干不信有人能够攻破函谷关的防御,尤其是在他们有做准备的情况下。

    城墙之上,徐荣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将领,自从驻扎在函谷关之后便鲜少走下过城墙,可以说大部分的时间一直都在城墙之上。

    当吕布率领大军而来的时候,徐荣恰好就在城墙之上,所以徐荣第一时间现身,稳定了慌乱的军心,并且做出了最佳的安排。

    因为徐荣长时间呆在城墙之上的缘故,所以对于城墙之上的守军极为熟悉,那些守军同样也对徐荣不陌生,所以徐荣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安排,甚至将命令下达到每一名什长,可见徐荣对城墙之上守军的熟悉程度。

    这边吕布率领大军出现在函谷关之下,而吕布身形冲天而起,手中画戟一挥,顿时一道凌厉的光芒直奔着函谷关而来。

    “吕布在此,尔等还不快快开城投降!”

    吕布之名绝对是威震天下,城墙之上的守军看到吕布的时候一个个的为之色变,不过徐荣在看到吕布的时候却是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军阵起!”

    伴随着徐荣一声断喝,就见无尽军阵煞气升腾而起,弥漫于函谷关之上,眨眼之间吕布那一击便劈在了这滚滚煞气之上,那凌厉无比的一击,竟然被军阵煞气所消弭,在高高的城墙之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而已。

    “嗯!”

    看着函谷关之上一副戒备森严的模样,这同吕布的预料明显有着极大的不同,这让吕布颇有些愕然的看着函谷关之上那一员将领。

    “尔乃何人,速速报上名来,或许吕某可以饶你一命!”

    徐荣哈哈大笑,看着吕布道:“西凉徐荣在此,吕布,此路不通,还不速速退去!”

    吕布讶异的看了徐荣一眼,眉头一挑道:“哦,这么说你是西凉军?”

    徐荣盯着吕布道:“吕贼,亏得董太守那么信任你,你竟然害了董大人,今日徐某便要为董大人报仇雪恨!”

    吕布哈哈大笑道:“我当是什么人呢,原来是董卓那老匹夫的下属啊,怎么,董卓死了,你们这些人就成了袁绍的爪牙了啊。”

    吕布同徐荣言辞交锋的同时,上万骑兵手中弓箭齐齐射出,顿时黑压压一片箭矢呼啸而来向着函谷关城墙之上覆盖了下来。

    徐荣看着那如同暴雨一般的箭矢,一挥手喝道:“举盾!”

    一面面盾牌登时被举起,只听得一阵啪嗒声传来,箭矢几乎被盾牌挡了下来,只有极少数的倒霉鬼被箭矢射中罢了,但是这点损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吕布看着这般情形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在他的计划当中,应该是他率军杀至函谷关之下,正好杀守军一个措手不及,然后由他打开大门,大军直入函谷关。

    可是令他料想不到的是这函谷关的防御竟然这么严密,徐荣竟然一直留守在城墙之上,第一时间便做出了反应,使得吕布破城无望。

    现在只是试探性的射出一波箭雨,只看函谷关之上所展现出来的完善的防御手段,吕布心中便清楚,想要攻破函谷关只怕是不大可能了。

    这会儿太史慈出现在吕布身旁,看了那函谷关一眼,神色凝重的道:“吕将军,这函谷关早有准备,防备森严,单凭我们这点人马,只怕是攻不破函谷关了。”

    吕布微微点了点头道:“是啊,谁曾向着函谷关守将竟然这么尽忠职守啊。”

    不过吕布何等人,哪怕是看不到什么希望,但是他也绝非是轻言放弃之人,就见吕布冲着太史慈点了点头道:“子义将军,等下我去会一会这守城将领,你且统领大军,见机行事。”

    太史慈看了吕布一眼,就见吕布身形冲天而起,手持画戟遥遥看着那煞气冲天的函谷关,此时函谷关守军上空煞气冲天,完全同函谷关形成了一个整体,如此防御,吕布看了心中也禁不止一沉。

    这煞气对他这般武将的压制实在是太大的,可以说一旦陷入敌军大阵当中的话,就算是顶尖的武将,一身实力也要被压制大半。

    此时只看那浓郁的煞气,吕布便打消了凭借一己之力杀入函谷关的打算。

    徐荣同样打量着吕布,注意到吕布的神色变化,徐荣嘴角露出几分自傲的神色来,论及武力的话,他自问在吕布手下怕是走不过几招,但是论及统军之能的话,可是有大军在手的情况下,借助大军之力,徐荣有绝对的把握可以轻松吊打吕布。

    就像西凉军中,李傕、郭汜这些统军大将,没有一个人是吕布的对手,但是只要大军在手,这些人完全可以镇压吕布这样的强者。

    徐荣自是有这般的信心以及把握,所以他并不怕吕布凭借强力的武力杀入城中,如果说吕布真的敢这么做的话,他也不介意将吕布留下来。

    正当徐荣同吕布对峙的时候,高干率领着亲兵上了城墙,出现在徐荣身旁,远远的看了空中的吕布一眼,禁不住眼角一抽,向着徐荣道:“多亏了徐将军,否则的话,只安排函谷关危矣!”

    徐荣冲着高干拱了拱手道:“末将幸不辱命,区区吕布万余骑兵而已,竟然也想学人袭城,有将军坐镇,又岂能让其得逞。”

    高干哈哈大笑,看着徐荣笑道:“徐将军之功,高某岂会揽下,可以说若非是有将军的话,单凭高某面对吕布突来的袭击,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松。此功待大将军前来,高某定会在大将军面前为徐将军表上。”

    眼看着高干同徐荣二人在那里谈笑风生,一副不将自己放在心上的架势,吕布不禁心头泛起几分怒意来,只是看着那浓郁无比的煞气,吕布只能发泄似的向着函谷关狠狠地辟出一击。

    然而那一击经过军阵消磨,竟然只是劈飞了几名守城士卒而已,要知道如果这一击没有军阵消磨的话,怕是当场就能够轰杀数百名精锐士卒。

    徐荣喝道:“弓箭手,射!”

    顿时一队弓箭手弯弓搭箭向着吕布齐射而去,如果说只是普通的箭矢的话,吕布绝对不会放在心上,就算是站在那里不做丝毫防御,这箭矢也伤不了吕布丝毫,然而这一队弓箭手射出的箭矢经过军阵的加持却是一支支的泛起幽光。

    吕布见状神色微微一变,手中画戟在身前画了一个圆,只听得叮叮当当的响声,一支支的箭矢被扫落一空,可是随之而来的又是一波箭矢,箭矢一波接着一波,丝毫没有断绝,吕布不停舞动画戟,身形渐渐远离函谷关城墙。

博e百会员开户网站 sun822.com 优发国际总代理 DS太阳城亚游集团 九州vip电子
玛雅1倍打码 必發集團正网最高返点 摩杰娱乐会员管理网 通博代理合作最高占成 优游娱乐现金网官网
新宝6官网下载 永乐国际体育最高占成 胜博发可信吗 申博AG电子开户 王者威尼斯人官网直营
英皇宫殿管理网 大众棋牌vip体育最高占成 申博138体育登入 登峰娱乐管理网最高返点 荣一娱乐百家乐备用网址